您现在的位置: 中国古文网 > 文言文 >

 

  • 不能养德,终归末节

    节义傲青云,文章高白雪,若不以德性陶熔之,终为血气之私,技能之末。【译文】 气节和正义足可傲。视任何达官,情真而生动的文章足以用过“白雪”名曲。然而如果不用高尚的道德来陶冶它们,所谓的气节与正义不过是出于 一时意气用事或感情冲动,而生动的文章也就成了微不足道的雕虫小技。【注解】 青云:比喻身居高位的达官贵人。白雪:是古代曲名,比喻稀有杰作,...

  • 不忧患难,不畏权豪

    君子处患难而不忧,当宴游而惕虑;遇布豪而不惧,对茕独而惊心。【译文】 君子虽然生活在恶劣环境中绝对不忧心忡忡,可是安乐悠游时却能知道警惕,以免堕落迷途;君子即使遇到豪强权贵绝不畏惧,但是遇到孤苦无依 的人却具有同情心。【注解】 惕虑:惕是忧惧,虑是谋思。警惕忧虑。茕独:茕指没有兄弟,独是没有子孙。《周礼秋官》有:“凡远近茕 独老幼之欲有复于上...

  • 不恶小人,礼待君子

    待小人不难于严,而难于不恶;待君子不难于恭,而难于有礼。【译文】 对待品德不端的小人,对他们抱严厉的态度并不困难,困难的是在内心不憎恨他们:对待品德高尚的君子,做到尊敬并不困难,困难的是在于对他 们真正有礼。【注解】 小人:泛指一般无知的人,此处含品行不端的坏人的意恶:憎恨。《论语里仁》篇:“惟仁者能好人能恶人。”【评语】 小人总是有很多过失...

  • 不夸妍洁,谁能丑辱

    有妍必有丑为之时,我不夸妍,谁能丑我?有法嘱有污为之仇,我不好 洁,谁能污我?【译文】 事物有美好就有丑陋来对比,假如我不自夸美好,又有谁会讽刺我丑陋呢?世上的东西有洁净就有肮脏,假如我不自好洁净,有谁能脏污我呢?【注解】 妍:美好。据陆机《文贼》说:“妍蚩好恶,可得而言。”丑我:丑当动同用。【评语】 事物是相对的,从发展变化的观点看,相对的...

  • 保己成业,防末来非

    图未就之功,不如保己成之业;悔既往之失,不如防将来之非。【译文】 与其谋划没有把握完成的功业,不如维护已经完成的事业;与其懊侮以前的过失,不如好好预防未来可能发生的错误。【注解】 业:指基业、事业,据《孟子梁惠王》篇:“君子创业 垂统,为可继也。”失:错误。 非:过失。《礼记礼运》篇:“鲁之郊缔,非礼也。”【评语】 人的一生可划成三个阶段,即...

  • 暗室磨练,临深履薄

    青天白日的节义,自暗室漏屋中培来;旋乾转坤的经纶,自临深履薄处 缲出。【译文】 青天白日一般光明磊落的人格和节操,是在暗室漏屋的艰苦环境中磨练出来的;凡是一种足可治国平天下的宏伟策略,是从小心谨慎的做事中磨练 出来的。【注解】 青天白日:光明磊落。节义:名节义行,此处指人格。 暗室漏屋:二词同义。漏屋,无人处。 经纶:本指纺织丝绸,引申为经邦冶...

  • 爱重成仇,薄极成喜

    千金难结一时之欢,一饭竟致终身之感,盖爱重反为仇,薄极反成喜也。【译文】 价值千金的重赏或恩惠,有时难以换得一时的欢娱,一顿粗茶淡饭的小小帮助,可能使人一生不忘此事永远心存感,激回报之心。这或许就是当一 个人爱一个人受到极点时很可能会翻脸成仇;平常不重视或者淡泊至极的一 些人,给予一点惠助,就可能转而对你表示好感成为好事。【注解】 一饭竟致终...

  • 祭鳄鱼文

    [唐]韩愈 【题解】元和十四年(819),韩愈因谏迎佛骨,触怒了唐宪宗,几乎被杀,幸亏裴度救援才被贬为潮州刺史。据《新唐书·韩愈传》说,韩愈刚到潮州,就听说境内的恶溪中有鳄鱼为害,把附近百姓的牲口都吃光了。于是写下了这篇《祭鳄鱼文》,劝戒鳄鱼搬迁。不久,恶溪之水西迁六十里,潮州境内永远消除了鳄鱼之患。这一传说固然不可信,但这篇文章仍不失为佳作...

  • 廉耻

    〔清〕顾炎武 《五代史·冯道传·论》曰:礼义廉耻,国之四维,四维不张,国乃灭亡。善乎,管生之能言也!礼义,治人之****;廉耻,立人之大节;盖不廉则无所不取,不耻则无所不为。人而如此,则祸败乱亡,亦无所不至;况为大臣而无所不取,无所不为,则天下其有不乱,国家其有不亡者乎?然而四者之中,耻尤为要。故夫子之论士,曰:“行己有耻。”孟子曰:“人不可...

  • 与友人论门人书

    〔清〕顾炎武 伏承来教,勤勤恳恳,闵其年之衰暮,而悼其学之无传,其为意甚盛。然欲使之效曩者二三先生,招门徒,立名誉,以光显于世,则私心有所不愿也。若乃西汉之传经,弟子常千余人,而位富者至公卿,下者亦为博士,以名其学,可不谓荣欤,而班史乃断之曰:“盖禄利之路然也。”故以夫子之门人,且学干禄。子曰:“三年学,不至于穀,不易得也。”而况于今日乎...

推荐文言文